又见白米清水粽

时间:2022-01-23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印象中,端午节吃粽子,就是白米清水粽。先是外婆、母亲包,慢慢地,我们也跟学会了。因为粽子是节庆的吃食,所以一年中也就只能吃一次,因此,平时也就格外地想念,记忆中也就格外深刻。后来我离开了家乡,主要在家乡人所说的“下江”生活,也就是江南。江南好,其中让人留恋不已者甚多,曾听到不少友人特别提到嘉兴五芳斋的粽子─各式各样的,有肉馅、豆沙馅、红枣馅、蛋黄馅、莓干菜馅……杭嘉湖地区能进口的物产,差不多都能够进粽子做馅。惟独让人有些费解的是,如此盛产粽子的地方,偏偏少白米清水粽。进到粽子店里问一声:有白米清水粽吗?客气点的回答是:没有;不客气的问答是:谁吃那种粽子?

  偏偏我就特别爱吃这种白米清水粽─剥了粽叶子,白白净净的一个清水粽子,放在花瓷碗里,放上一些白砂糖,蘸了吃,香糯甜绵、清纯可口。以致后来因为吃不到这种白米清水粽,我还专门写过一篇回忆文章。

  对于我的这点小癖好,妻子铭记在心。这次搬家期间,妻子一次兴冲冲地回来,告诉我买到白米清水粽了!我一听很是诧异:上海人的饮食习惯,跟杭嘉湖地区无大差异,常见的粽子也是各种馅料的,鲜见白米清水煮的。怎么会有人做这种白米清水粽呢?

  可分明见到妻子确实提回来五只白米清水粽,还说是一个老奶奶包了,在一个小区门口卖。老人每隔一天出来一次,每次都有白米清水粽,当然也有其它馅料的。这消息让我很是高兴了一会──这下好了,以后不愁吃白米清水粽了。不过,又听妻子说此次五只粽子,每只一元二角,一共六元。因为当时她身上只有两元四角,一百元的钞票老人又找不开。结果老人说下次再来付吧。

  这是一个人情。我提醒妻子隔天一定要将余款付给老人,千万不要忘记了。没有想到的是,偏偏隔天夫人和我将此事都忘记了。记得那天一大早我们就一起出门,忙什么已经不记得了。直到傍晚回到家里,才突然记起来早晨应该到那个小区门口去付老人的粽子钱。因为忘记了,我们就只能再等两天,也就是隔天以后才能将余下的三元六角付给老人。晚饭时候,还与夫人谈到此事,很为自己的忘性抱歉。要知道这几元钱,对于我们可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,可对于那位老人来说,一则是对我们的信任,二则可能是她一早上不多的利润中的很重要的一部分。我们不知道这天早上没有见到我们去还钱的老人是如何想的,总之那天晚上我们很是歉疚了一会儿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赶到了老人卖粽子的小区门口,老远就看到门口一个手推小车边站一位白发老人。我上前去问老人是否前几天有一位女士在此买了五只粽子,还欠几元钱。老人不急不躁地回答说是有这事。我赶紧向老人道歉,并将余钱付给了老人。老人笑瞇瞇地说不碍事不碍事。当年在家里吃白米清水粽,母亲还年轻。至多也就四十岁左右吧。如今,母亲的年龄,也跟这位老人差不多了。看到这位老人,我想到了母亲,也想到了外婆、母亲包的白米清水粽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